2009/04/12

玩藝術#18 恐懼鬥室的空間衝突

我想介紹一個德國的藝術家:Gregor Schneider,卻不知從何說起,請容我先兜一個圈。

上月《學警》好似氣勢如虹,加上Laughing哥,不知會否提昇香港警隊的形象?可是我壞心眼,你愈是表揚一個人的光明面,愈會刺激我記得他的黑暗。

零七年一個深水埗重建戶被困住所多日 , 跟進社區重建項目的謝德文接到街坊電話,遂前往了解情況,卻被控襲警,最後被判無罪。去年的警署認人室強姦事件,更不用多說。讀到這兩件事情,腦海會浮現一間「密室」,燈光慘白,而軟弱的你,無處可逃。



Gregor Schneider的作品,就是「密室」。Gregor的家有一個小小的地下室,與很多人一樣,他覺得地下室象徵了一種恐怖的不安感。他第一個廣為人知的作品,就是在博物館重現家裡的地下室,一磚一瓦,絕不苟且,完成後的作品有三頓重。在充滿歷史感、優雅的博物館中,顯得格格不入。




Gregor Schneider善於透過重現的空間,令人感受到一種超現實的不安。而這種不安,往往來自我們內心的恐懼。而Gregor捉緊我們的恐懼,創作了一些抵死幽默的作品。零七年於澳洲的沙灘,他建了一個鐵籠,好讓泳客安全的晒日光浴,藉此諷刺歐美等國的反恐政策,給自己建監獄。這個概念,也許是從奧巴馬剛剛關掉的「塔那摩灣監獄」啟發。作品White Torture (白色 酷刑),就是於博物館重現囚室。你能想像這一刻剛踏進尖沙咀的藝術館,然後「瞬間轉移」,去到發生強姦案的認人室,會有什麼感覺嗎?




幸而Gregor Schneider好像是有一點幽默感的人,有些作品是幾好笑的,大家記得叮噹有一個放大縮小隧道嗎?他去年於德國一間博物館建了一條這樣的隧道。讓人體驗「瞬間轉移」的空間衝突。

參考網址:
www.gregorschneider.de

Kong Khong Chang © (welcome non-commercial copies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