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4/29

Special: 記太子花墟



其實從小到大都在大埔生活,總覺得旺角太子這些地方嘈雜得很。去年因為想搬離老家,也希望住近些工作的地方,所以住在太子花墟那邊。原來平日喧鬧的地方,也有與別不同之處。

花墟道和太子道西兩旁都開滿花店。我自小對花沒有認識,當然今天也沒有增加多少。不過每到假日,可以到花墟走一走,慢慢觀嘗千奇百怪的花,才算有「放假」的感覺,不然沒法放下緊張的心情。曾經想努力把花的名字記住,但總是失敗,慚愧! 慚愧!可能賣花人總喜歡改好意頭的名字,特別是那些梧桐類的植物,或那些常綠又易種的,不是叫「金錢樹」就叫「富貴葉」,還有「招財」呀什麼的,全都差不多,點記先?

家裡種了一盤俗稱「兜錢樹」的「福祿桐」。喜歡它圓碌碌的葉子。不過新長的嫩葉都不成一個兜狀,可我們時時因為心急,常常屈起葉邊,拔苗助長!當然從來沒有成功過啦!幸好也沒有玩死葉子。



有時看花店,也不只看花,還有逗貓。有一次,我們去到一間花店,發覺它的裝璜及陳設,都與比鄰的店一模一樣。原來是同一個店主的,有趣的是,連店內的貓也一樣。從對面街望過去,好像鏡子般的幻覺!不知道貓兒是不是孖生的,可性格就肯定不一樣,一隻很高傲,一隻很愛玩。起初不知道是兩隻不同的貓,還以為貓的性格就是五時花六時變呢。

還有一隻貓,都是經常見面的鄰居。附近多是唐樓,於是背街的地方就成了高低錯落的天井。每天早上出門時,總會見到一隻虎紋貓。雖說是鄰居,但我們只見過他圓滾滾的屁股和後腦。因為他每天都準時的到天井睡覺。由於附近花園街和通菜街一段是酒吧街,我們都打趣說,貓兒一定是晚上「去蒲」,早上倦了便來睡。

搬出來之後,曾奢望會天天煮飯吃,事實當然不可能啦。於是乎,找一間可以擔當「飯堂」的餐廳就至為重要了。經過一輪試食之後,最近家樓下的「七喜」就成為了最常叫飯盒的地方了。這是一間潮式粥粉麵的小廚,除了好吃和價錢實惠之外,還有態度細心、永遠西裝骨骨的老闆,都吸引我們經常幫襯。記得有一次叫「芥蘭全走」,老闆好認真的想一想,然後話:「咁好齋喎,怕肥,落啲啲腩汁吖?」睇吓,真係好貼心㗎,我們只是叫一味餸咋!七喜好吃的菜有不少,「蜆芥鯪魚球」、「胡椒豬肚湯」都是我們最愛吃的。

Caption
1- 高傲的叮噹一號
2﹣喜歡黐人的叮噹二號
3﹣七喜的胡椒豬肚湯
4﹣家附近的天井
5-永遠只見屁股的虎紋貓
6﹣福祿桐
7﹣葉子的生長,不同時候有不同形態。

p.s. 福祿桐早兩星期長了好多鮮黃色的蘑菇,即刻剷走晒啲泥,嚇死!
p.p.s 寫完呢篇嘢之後,都無見過那虎紋貓了。

原刊09April Muse magazin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