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9/08

玩藝術#001糖衣暴力

明報。星期日生活專欄:
玩藝術#001糖衣暴力




你知道上面的水彩畫出自誰的手筆嗎?提示係史上第一失意的藝術家,怎樣?你會想起誰?滿天星的梵高?還是…希特拉?
希特拉成為德國首相,發動二次大戰之前,理想是成為一位畫家,希望考入維也納的藝術學校,可惜沒有人認同他的才華。不過這個答案只對一半,因為你現在看到的水彩畫,風景是希特拉畫的,彩虹就不是了! 那些可愛的彩虹星星蝴蝶,其實是出自兩位當代的英國藝術家: Jake Chapman和Dinos Chapman。這兩位兄弟組合今年於倫敦展出一系列「再創作」的作品,其中一組作品就叫「如果希特拉係嘻皮士,我哋會幾高興呢」(If Hitler Been a Hippy How Happy Would We Be)。
他們在十三張希特拉的原作上,勁加心心白雲彩虹蝴蝶,動搖了大腦對「真跡」的既定觀念。可要知道,那些秒秒鐘幾百萬上落的藝術巿場,能夠發展都因為大家有共識--肯定真跡的價值。Jake 和Dinos 卻以瘋狂的手法,挑戰了這個共識。(而且新作比原作貴20倍)當然,早在上世紀初,杜像(Marcel Duchamp)都試過在蒙羅麗莎的臉上加鬍鬚,但那畢竟是複製品嘛!你小時侯有無試過畫花同學張畫?只此一張的真跡喎!肯定打交收場啦!當然希特拉今次係無仇報的…

或者你會覺得,這種再創作手法,只是以糖衣包住的暴力。那麼聽聽這一組作品,會否提供另一種思考方向?Jake 和Dinos在一批十八、十九世紀貴族收藏的人像油畫上,以幾可亂真的筆觸,於各位達官貴人的臉上畫上各式各樣的疾病,例如手術的疤痕、潰爛、甚至多毛症。這一組作品就叫做:「終有一日無人愛你」(One Day You Will No Longer Be Loved)。


参考網址


**親愛的大家,這是每星期日於明報連載的專欄,目的是介紹一些好玩,抵死的藝術品,歡迎大家報料:kongkee@gmail.com

7 comments:

M said...

淨係同d「新」愛講, 咁你d舊愛呢, 你唔理啦...

Kongkee said...

呀!!!打錯字!!!!!!!!

Anonymous said...

唔.....我好鍾意呢類再創作的東西的,看到同學畫過一些,係蒙娜麗莎驚嚇的漫畫LOOK,好羨慕他們有這麼厲害的想像力和創造力~~
P.S.希特勒他不能畫人像的!

陸寶寶 said...

小江,原來你的文字蠻好讀的!這些作品好漂亮!

Kongkee said...

Anonymous, 我都係好鍾意見到同學仔的大瞻創作呀!

陸寶寶, 謝謝你,這column比畫野有更大壓力,希望嚟緊的時間都寫得好睇啦!

林柿 said...

這兩個人好有趣呀~~~~~

Adolph said...

Here, I do not actually think this is likely to have success.
cute heels | club dress | club sho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