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9/02/10

玩藝術#017 Sarah Lai 的蘑菇雲

有時,繪畫的歷史,就如人類文明的歷史 。中世紀,只有受聘於教會的畫家,其作品才得以好好保存。亦只有教會認同的神與聖賢,方可入畫。到了十六世紀文藝復興,畫布一如現代的鏡頭,將凡人的形象,攝入其中。從此,不一定是神才可於畫中展現高貴的氣質,凡人也可以。當然,這時候所指的凡人,都是有錢的商賈貴族。例如Mona Lisa:



後來十八世紀的法國大革命,當貪腐的皇室被推上斷頭台那天,人民爭相走到街上,而領頭的,是一張油畫,上面畫了一位因敢言而被殺的哲學家。沒有權位的凡人,也可於畫中展示神聖的氣質。


(Death of Marat, by David, 1793)

這些留下來的作品,給我們知道,每一個時代,都有一些畫家,提出「如何看」的問題, 無視時代的局限,讓觀者透過畫家的眼睛, 從新「看」這個世界、發現這個世界。到了今天, 畫家畫什麼好呢?

前陣子在火炭的Stage 1 Art Space,見到Sarah Lai 一系列以Bloom為主題的繪畫。象徵摧毀的蘑菇雲,以幽淡的色彩和筆觸繪畫,除了一如攝影般凝固時間,亦擦上一點哀愁。這種感覺是因何而來呢?當你靠近一點觀察,原來她是用木顏色一筆一筆畫的。另一張約六尺高的滿月,亦是如此。若你見過很多中小學生的習作,就會明白木顏色有多難用了。蒼白畫紙上的木顏色,總是輕得令人不屑一顧。但只有Sarah 的輕,可以讓哀愁剛剛好飄在畫中的空氣裡。



你試試合上眼,想像一天接收多少「影像嘈音」?即使是藝術作品,有幾多可以放低嘩眾取寵的技倆,老老實實關心「如何看」的問題?讓觀者透過他們的眼睛,從新發現和感受這個世界?我想,Sarah 可算是其中一位了。

參考網址:
bluelotus-gallery
Kong Khong Chang © (welcome non-commercial copies)

5 comments:

Anonymous said...

江記,比單新聞你睇下
http://forum4.hkgolden.com/view.aspx?message=1581449
內地班藝術家好正,不過上面真係太嚴啦管得

Jasmine Fung said...

I missed the open days in Fotan...sigh...

Kongkee said...

anonymous, haa haa, 個concept ok wor!

Jasmine, next time lor, there are many good show in hk ar.

Anonymous said...

I felt very surprised to see this press!
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writing!

Sarah

Kongkee said...

you are welcome wor!
i like your work! add oil!!!!

k