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6/12/10

Special: 假如要有座右銘的話


「做藝術的不去記錄當代中國,是不人道的。這國家近年的變化這麼劇烈而訊速,給每個人帶來這麼大的影響,如果這班人仍可無動於衷,還不作出相對的反應,不是不人道,還是甚麼?」
﹣賈樟柯(摘自《JET》vol:52)

創作上,我很難用同一個角度看待香港和中國。然而,在我成長的這個巿城,不也是千瘡百孔嗎?只不過我們比人懂得掩飾(至少有人樂於為大家掩飾)。請相信創作是可以移動世界的,尤其你只是手無寸鐵的巿民。而這也絕對非我一人可以實踐的。

8 comments:

豬may said...

三十五歲,噤踏(紮)實地講人和事...真係...實至名歸!!!!
“...移動世界”好震奮!!!!!!

豬may said...

正字正確..震﹏﹏振奮!!!!!!!!!!!夜氣上..好high呀﹏﹏﹏sorry...吖你兩個comment位:P

Maggie said...

我越活在幸福中,越不能承受痛
巿城的千瘡百孔,也漸漸化成了夢
最後只有自己,和他,沒有了城市,沒有了世界…

對我黎講係好事
而且日日都好開心
只係,若從創作人角度睇
極之大鑊…

Kongkee said...

豬may,你個樣真係好開心咁。仲夜嗎嗎,ha ha.

maggie, 可以保持世界與我無關的想法,誠實的如此認為,是無可厚非的。只是我越來越不能了:-P

monkey said...

做藝術...不是為了表達自己的想法嗎~?如果記錄當代中國不是自己想做所想的,又真的有那麼不人道嗎?

我不知道....也不明白...

Kongkee said...

其實呢,訪問中,他針對的是好像夜宴,黃金甲那一種大片,而我借來比喻香港的情況罷了。take it easy ;)

monkey said...

噢~原來如此~謝謝江老師~hehehe~

*前日出尖沙咀見到有間野叫"江記大閘蟹",好想影張相比你睇tim~

Ki said...

不知道賈有這樣強烈的信念 - 年青而有抱負。不論是在哪處,問題是在何時何地經驗了什麼沖擊及體會,而成長地方當然是最有感覺的了。一直到了最近才知道自己不是"中國人",跟內地人的斷層是這麼樣的大,有種不安感,有種"我們怎麼了?"的感覺,而現在的中國發展得迅速至使我對它失去信心,從當地報章電視及生活環境看,浮現出城市般的海市蜃樓的同時,亦表明出其動機。由於發展的步伐,或許我將會更明白中國,當然更明白自己身處的環境。
很少表達這些想法,以至於我的作品亦然,我想是決少了像賈一樣的毅力吧,致使將能力縮減到最最近身的事及情感。但謝謝看見你留的這一段呀: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