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08/07/06

一篇訪問

這幾天仍然是走來走去,沒有辨法update新的漫畫。唯有偷賴上載一篇訪問吧 :-p
現在身在挪威的Starvanger, 原意是來幫魚旦和bee to bee setup一個展覽的,可是為了趕《飯氣#002》的稿,著實沒有幫到忙,很抱歉!我們都在人家最好天的時候探訪,陽光充沛,完全跳過令人depress的寒冬,無論是manchester抑或norway,想來,竟都有一點點唔好意思的感覺,哈哈!

(好天時,拍的動物, hyde park, london)

bee to bee 的展覽,在norway starvanger 的21m gallery.

(由棄置的海上gas field改建成的公園,stravanger)

(影子紋身,w的手)

* * *

(原刊六月的cosmo girl)

1. 你細個時,看漫畫是不是你最大娛樂? 通常看甚麼漫畫? 除了看漫畫, 還會玩些什麼?

小時候,的確很喜歡看漫畫,那時流行很多老翻日本漫畫《叮噹》(絕對不是什麼「A夢」!)、《筋肉人》、《星矢》、《北斗之拳》等等,港產的,就愛看《玉郎漫畫》之類,如甘小文的搞笑漫畫,這些東西為我們連繫了同學間的友誼呢。畢竟,能有朋友分享是很重要的。記得那時候,自己學著畫漫畫,畫了幾本簿仔之後,就會用一些很拙劣的手法釘成書,然後強逼同學仔在小息的時候傳閱。當時老師發現了,也沒有阻止。(可要知道內容盡是那些打爆頭的情節啊!)當時的社會氣氛好像還蠻開通的。
如果除了漫畫,就是平常小朋友在小息會玩的,何濟公,猜黃帝,如果是男同學,就會玩「閹」囉,哈哈哈!
其餘時間,就在胡思亂想吧?也許就像一舊飯那樣。

2. 你的學位, 都是修fine art etc. 即是說你讀中學時, 已想到將來會做跟藝術有關的東西? 除了興趣, 有沒有考慮過賺吾賺到錢等問題? 家人有沒有反對?

如果到今天,還有人問修讀藝術會否賺唔到錢,那就証明香港的創意工業政策,仍有很多改善的空間了。其實有很多從事商業創作的人,都是讀Fine Art的,例如日本漫畫《狐忍Naruto》(火影忍者)的作者岸本齊史,他的作品早已取代《龍珠》成為全球最賺錢的動漫產業。不說遠的,剛成為港區全國人大代表的立法會議員陳智思,就是畢業於美國加州 Pomona College 藝術系。也許你會問,他的工作不是藝術呀,不要緊,香港其實有很多出色的,以藝術為事業的藝術家,如畫工筆畫的石家豪、繪畫的周俊輝、攝影的林慧潔、installation的曾建華等等,不過他們發展的地方不是香港,而是歐洲和內地,所以香港人不是很清楚他們的動向,才會有藝術賺唔到錢這樣的觀感。因此,我只擔心自己的作品不夠水準,而不會擔心賺唔到錢。至於家人,總有一點擔心的,那唯有加倍努力了!

3.實際上, 你有無打過一份正式的"工", 抑或一直在做freelance?

未畢業的時候,1999年左右,開始在本地的日本漫畫雜誌《天下少年》連載短篇的漫畫作品,後來雜誌結束了,就沒有畫那一類型的作品。直到2003年與廿九几,一個由創作人成立的出版組織合作,才繼續嘗試新風格的漫畫作品,開始畫了《瑕疵鞋》。

講到正式的工作,在剛畢業的時候,曾於一間同輩開設的輸出公司公作,就是設計一些Banner、flyer、backdrop那些。經常要為橫額「打雞眼」,然後外出掛Banner,其實是幾好玩的工作。當時接觸的客戶都是政府部門,第一次認識他們的做事文化,結論是,香港一定要有普選,越快越好!

做了年半左右,開始第一項freelance工作,大概是2002年,與WWF(世界自然基金會)和設計師劉小康合作,繪畫一系列以「黑臉琵鷺」為主題的繪本。之後便一直接一些企業的Mascott Design,繪本創作,報刊的連載等等。

4. 很多人對"freelancer"的感覺是:好型. 你最初有無這樣幻想過? :p 你覺得什麼個性的人有能力handle這種收入不穩定的生活? 你自己又如何? 犠牲了什麼? 得到些什麼?

如果我想人認識我的時候,我會說我是漫畫家,多過freelancer。當然工作類型和freelance很接近。但如果說「型」,我覺得充滿個性的藝術家才有型啊!例如德國的Joseph Beuys、 Marina Abramovic,香港就要數張義、呂振光、程展緯、梁寶山、剛剛過世的雕塑家唐景森,都是我覺得很有型的人。如果要我找一個形容詞給自己,就做一個「開心」的freelancer就好了。因為,freelancer本身就有一種退居後防的本質,而「型」有很大部份是關於外在的存在感。

從另外一個角度看freelancer,就是自顧行業了。自己是自己的老闆,自己要受自己的氣囉!自己是自己的員工,那就是要面對自己的懶惰啦!學懂和自己相處,是成為freelancer的一大條件吧。如果收入不穩定,就要大聲呼叫,總有人會彈一啲job畀你的。

如果說freelancer的工作方式有什麼得著,就是不用忍受惡劣的辦公室中央空氣調節,慘白的燈光。失去的,就是和同事之間的情誼、背住老細蛇黃、講人事非的快感了!


5. 你的靈感來自哪裏? 無靈感時, 點算?

靈感來自生活和感受,例如街上的報販、行人、學生、新聞、和朋友吹水(這一項極重要,漫畫《飯氣》裡面有很多情節,都是由朋友提供的!) 。 我猜這是恆久不變的道理。但怎樣感受呢?我覺得要做回自己、要誠實,這是很重要的,特別是在香港。創作的其中一樣功能,就是與人溝通,你不知道自己的想法,怎麼叫人聽你說話?當每個人能對自己誠實,明白每一個人都是特別的個體,就會懂得尊重他人,這個城市就會真的變得多元,你的靈感才有生效的環境,創作才可以達成溝通的作用。所以,最簡單的方法最有效——做自己。
若真的沒有靈感,去玩吧。沒有什麼事情好做的。然而,我有一個習慣,用電腦/電話/廢紙/記事簿什麼都好,將平時的雜感在第一時間記下,或許在無靈感的時候能幫一點忙。總之不可能臨渴才掘井。

6. 你經歷過最"霉"或人生最低潮是什麼時候?

沒有自信心的時候,就是最「霉」的時候。我畢業之後才過了八年,也許還未遇上更艱難的時候吧?我寧願相信,前面還有更苛刻的時間,現在要好好的裝備自己。
這樣實際一點。
7. 漫畫家, freelancer, 藝術家等titles, 有沒有曾經為你帶來甚麼有趣的事? 那些事, 開心的多,還是慘痛的多?


我覺得,人總不能被身份左右自己的快樂與哀愁。漫畫家、freelancer、藝術家對我來說都是創作。而我喜歡想像,我的朋友就是讀者,例如A可能喜歡這樣的故事,B可能喜歡另一種,C對這種故事有意見,不如就試試畫另一個方向吧,諸如此類,能夠將創作變成生活的一部份,是令人感到快樂的。

另一種快樂,就是感受到漫畫裡的人物有獨立的生命,說出你從來沒有想過的話,什至帶給你新的世界觀,也是令人感到快樂的。

若說慘痛,其實很少,硬要說的話,遇上不懂得尊重創作、不懂得尊重他人的人,就最討厭了!不過這都是很少有的。

8. 從來識畫畫 或者彈琴之類的男仔都比較受歡迎,你在追女仔方面有沒有因此而得到一些"著數"? :p

沒有!(也許只是我沒有 :-P) 我覺得識音樂著數啲wor!我一樣樂器都不懂,是我人生最後悔的事情!你看在台上彈結他的人幾有型,正在畫畫的人,不都像一舊木頭嗎?哈哈!


Kong Khong Chang © (welcome non-commercial copies)

5 comments:

檸檬 said...

真係好好天喎~~
藍天白雲, 椰林樹影,水清沙幼...
(不過香港就三日唔埋兩日又落雨...)

KONGKEE, 你一講起《飯氣#002》,
我就好興奮喇~~XDD
真係好期待個書展呀!

閃 said...

i miss u all. fb is cool in the pic,有型呀!

貓草 said...

隻鴨仔好得意ah!
一開page見到好多字密密麻麻!
哈哈, 我都覺得學音樂好著數, 好有型!又可以作曲唱歌!

Kongkee said...

hi hi 檸檬,希望回來的時候會好天啦,你會去書展嗎?

閃!fishball miss u too! 佢同靚女游水呀,我地走左之後!

貓草,係啦,我而家淨係識download啲low tech 電子琴玩 :P

Don said...

第八題,問得好入肉.